網頁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弘明高中2014年畢業之吳宇森同學,是孝順的孩子,大學時選擇與家裡事業相關之物理治療系,期間用功讀書,所以一畢業即考上物理診療師,並回饋學習心得給學弟妹,感恩。





當初要填寫志願時,物理治療並非我最初想要填寫的科系,而當時對於未來想要的職業也是有點迷惘的。不過由於家中市經營整復工作室,所以父母就建議我選擇相關的科系就讀,未來也可以回到家中作銜接,於是我便選擇了物理治療系來就讀。
    因為我所就讀的是科技大學,所以基本上招收的學生大多都是高職畢業的學生,在大學四年中與他們相處後發現,其實很多高職畢業的學生對於物理治療病不是非常有興趣,而會選擇物理治療系就讀也多是因為家長的要求,所以在大學四年間也因為沒興趣而轉系、休學的同學也不少。不過我覺得在大學四年中,我很幸運的遇到了一群能夠一起讀書、互相督促的同學,也因為他們我才不至於在大學生活中偏離了方向。
    一般科系升到大四之後,課堂都會越來越少,而我們在大三升上大四的暑假就開始了為期八個月的實習生活,也因為段時間的實習,使我學到了許多課本以外的知識及至專業能力,尤其是醫病關係這一塊。因為台灣健保體系的關係,很多阿伯、阿桑沒事也往醫院跑,尤其是復健科常常成為這些阿伯阿桑的社交場所,人一多我們的要作的事也多,往往個整療時段就要經手上百個病人,在這麼巨大的壓力下,理智線都處於一個非常緊繃的狀態,而有些個案會仗著自己是老病人或因為你是實習生而忘了給於應有的尊重,所以我的理智線也常在些壓力下而斷裂。不過在實習生活中我也到很到了很多的成就感,看著自己接手的個案能夠在一次次的治療後恢復功能,也得到了一次次的自我肯定。
    雖然我覺得與高中時期相比,大學的學業輕鬆許多,彈性時間也多出不少,要在大學生活如此多的誘惑之下定下心來讀書,對我來說是一件有點困難的事情,但是在大學時期,最最需要培養的是自己的責任感,因為我認為大學這四年間,是學生與社會人之間的緩衝帶,原本父母幫我們揹負的重擔要慢慢轉移到自己的肩上,因此這四年間就必須去累積之後能夠面對社會的資糧,不論是專業技術、人際關係等,這些都是在大學四年間除了課本上的知識外必須去學習的。學校給于我們實習的機會,便是將我們提早推入真正的社會去學習更多的技術與待人處世之道,而在這龐大的社會洪流之中,如何能夠同流而不合汙,便是需要自己的正知見以及力行中庸之道,雖然剛出社會身上多少還是會有一些稜稜角角,如何能夠將事物處理得更加圓融,且不失去自我便是我必須持續得去學習的。